当前位置: 首页 > yabo官网 > 文章

朱淑真《眼儿媚·迟迟春日弄轻柔》原文、译文与赏析

2019-09-04

朱淑真《眼儿媚·迟迟春日弄轻柔》原文、译文与赏析

  眼儿媚·迟迟春日弄轻柔    朱淑真    迟迟春日弄轻柔,花径暗香流。 清明过了,不堪回首,云锁朱楼。     午窗睡起莺声巧,何处唤春愁?绿杨影里,海棠亭畔,红杏梢头。     【译文】    春日暖暖的阳光,像在抚弄着杨柳轻柔的枝条,在花园的小径上,涌动着浓浓的香气。

可过了清明节天却阴了起来,云雾笼罩着红楼,好似是把它锁住,那往事,真是不堪回首!    午睡醒来,听到莺儿美妙的鸣叫声,却又唤起了我的春愁。 这莺儿却在哪里呢?是在绿杨影里,是在海棠亭畔,还是在红杏梢头?    【注释】    眼儿媚:词牌名,又名《秋波媚》。 双调四十八字,前片三平韵,后片两平韵。     迟迟:阳光温暖、光线充足的样子。     轻柔:形容风和日暖。     花径:花间的小路。

    暗香:指幽香。     朱楼:指富丽华美的楼阁。

    梢头:树枝的顶端。

    【赏析】    朱淑真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女词人,这首词写一位闺中女子(实际上是作者自己)在明媚的春光中,回首往事而愁绪万端。     上片“迟迟春日弄轻柔,花径暗香流”两句,描绘出一幅风和日丽,花香怡人的春日美景。

“迟迟春日”语出《诗经·七月》“春日迟迟”,“迟迟”指日长而暖。

“弄轻柔”三字,言和煦的阳光在抚弄着杨柳的柔枝嫩条。 秦观《江城子》词:“西城杨柳弄春柔。 ”“弄”字下得很妙,形象生动鲜明。     对此良辰美景,主人公信步走在花间小径上,一股暗香扑鼻而来,令人心醉,春天多么美好啊!但是好景不长,清明过后,却遇上阴霾的天气,云雾笼罩着朱阁绣户,犹如给女主人公的内心罩上了一层愁雾,使她想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伤心往事。

    看来开头所写的春光明媚,并不是眼前之景,而是已经逝去的美好时光。

不然和煦的阳光与云雾是很难统一在一个画面上,也很难发生在同一时间内。

“云锁朱楼”的“锁”字,是一句之眼,它除了给读者云雾压楼的阴霾感觉以外,还具有锁在深闺的女子不得自由的象喻性。

“锁”字蕴含丰富,将阴云四布的天气、深闺女子的被禁锢和心头的郁闷,尽括其中。

    下片着重表现的是女主人公的春愁。 这种春愁是由黄莺的啼叫唤起的。 大凡心绪不佳的女子,最易闻鸟啼而惊心,故唐诗有“打起黄莺儿,莫教枝上啼”之句。 试想一个愁绪万端的女子,在百无聊赖之时,只好在午睡中消磨时光,午睡醒来,听到窗外莺声巧啭。

不禁唤起了她的春愁。 黄莺在何处啼叫呢?是在绿杨影里,还是在海棠亭畔,抑或是在红杏梢头呢?自问自答,颇耐人玩味。     这首词笔触轻柔细腻,语言婉丽自然。

作者用鸟语花香来反衬自己的惆怅,这是以乐景写哀的手法。 作者在写景上不断变换画面,从明媚的春日,到阴霾的天气;时间上从清明之前,写到清明之后;有眼前的感受,也有往事的回忆。 既有感到的暖意,嗅到馨香,也有听到的莺啼,看到的色彩。

通过它们表现女主人公细腻的感情波澜。     下片词的自问自答,更是妙趣横生。 词人将静态的“绿杨影里,海棠亭畔,红杏梢头”,引入黄莺的巧啭,静中有动、寂中有声,化静态美为动态美,使读者仿佛听到莺啼之声不断地从一个地方流播到另一个地方,使鸟啼之声富于立体感和流动感。

这是非常美的意境创造。     以听觉写鸟声的流动,使人辨别不出鸟鸣何处,词人的春愁,也像飞鸣的流莺,忽儿在东,忽儿在西,说不清准确的位置。 这莫可名状的愁怨,词人并不说破,留给读者去想象,去补充。

    【创作背景】    朱淑真是中国宋代着名女词人,与李清照“差堪比肩”,并称“词坛双壁”。

其虽家世显赫,婚姻却十分不幸,她又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多才多艺的她只能将愁思寄予词的写作。

词率性凄清,清空柔媚,感情真挚,情韵俱胜,此词正是其词风格的写照。

    【作者简介】    朱淑真(约1135~约1180),号幽栖居士,宋代女诗人,亦为唐宋以来留存作品最丰盛的女作家之一。 南宋初年时在世,祖籍歙州(治今安徽歙县),《四库全书》中定其为“浙中海宁人”,一说浙江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

生于仕宦之家。

夫为文法小吏,因志趣不合,夫妻不睦,终致其抑郁早逝。

又传淑真过世后,父母将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。

其余生平不可考,素无定论。 现存《断肠诗集》、《断肠词》传世,为劫后余篇。